快捷搜索:

阿里副总裁每个月给囚犯上课,学生出狱后保持

原标题:阿里副总裁每个月给囚犯上课,学生出狱后保持零再犯率

网商君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彼得·斯登(Peter Stern)在公司里是空中飞人,频繁地横跨大洋,确保投资回报最大化。不过,他每个月都会去圣昆丁监狱给囚犯们上课,在那里,他的KPI很明确:零。

最后一里路

加州圣昆丁州立监狱令人闻风丧胆。这座监狱始建于1852年,是加州最早的监狱,曾经负责执行全加州的死刑行刑。

加州圣昆丁州立监狱全景。来源:加州惩教局 (CDCR) 网站

“最后一里路“ (The Last Mile) 项目在圣昆丁监狱首先建立起来,给囚犯提供包括编程在内的技术技能培训,让他们出狱后能够有一技之长,重新开始人生。

美国司法统计局在5月发表的报告称,从州立监狱出狱的囚犯68%在三年内重新被逮捕,而在六年和九年内被重新逮捕的几率则达79%和83%。另外还有报告指出,囚犯出狱后的失业率为27%,要比美国大萧条年代的失业率还要高。

“最后一里路“的老师们都是来自硅谷和互联网界的大咖。

“我上课的内容包括介绍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和中国。差不多两年前我找到莱德利茨,希望加入这个项目,他特别欢迎,说去圣昆丁是特别震撼的经历。我也感受到,在那里不仅仅是我给囚犯上课,而我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学到了他们的坚定和决心。”斯登如此说到。

“最后一里路”项目由硅谷的两名资深人士在2011年建立。克里斯·莱德利茨(Chris Redlitz)和他的妻子贝弗利·帕伦蒂(Beverly Parenti)是旧金山湾区着名的风投企业家和慈善家。

信心和真诚

斯登到目前为止已经教了有大约100名学生。

这些囚犯要加入“最后一里路”也要经过非常严格的考核。加入的先决条件包括必须拥有高中学历,是模范囚犯,在狱中没有污点记录,而且加入课程之后,只要出现哪怕一次行为不端,就会被立刻除名。这些学员每周都要上40个小时的课程,所以工作量也非常大。

“我们上课的内容包括具体可以用于实操的技术,比如编程。但是另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传递信心,相信自己。“斯登尤其强调了对学员的真诚与鼓励的作用。”这些人过去都犯了错,他们是真的下定决心,才加入这么辛苦的课程。除了给他们讲具体的知识内容外,更重要的是展现我的信心和真诚。“

彼得·斯登(右一)与“最后一里路“学员做交流

帕伦蒂也说,斯登和囚犯交流时,不管是小组交流还是一对一交流,“他不仅仅说什么地方可以做的更好。他也会告诉对方要拥抱自己,对自己的成就自豪。”

在斯登看来,监狱里的囚犯其实也是社会中最脆弱的人群。他不会为他们过去犯下的错误做辩护。但是他认为,一个人的一生不应该由他过去的错误所定义。”他们承认自己的错误,承担起责任,坚定地希望去弥补。“他认为这也是和阿里巴巴一直强调的,要帮助弱小群体这一理念相吻合。

打破恶性循环

杰森·琼斯(Jason Jones)就是斯登的一名学生。

琼斯是美国旧金山的一名程序员。“我熟练掌握Java, PHP,ruby,react,JAQL,目前在旧金山一家技术公司工作。“——听起来还比较像一个程序员的自我介绍,——”我曾在监狱里面服刑13年半。“

他出狱之后并没有马上找到现在的编程工作,而是回到了他小时候生活的街区,给当地高中生上课,讲自己的经历。在一次交流会上,他问在场的10几个高中生身边有没有认识的人进监狱,几乎大部分人都举起了手。

“我小时候没有什么积极向上的楷模,”琼斯说到,“我11岁就加入帮派了,因为身边都是这样的人,所以根本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我去给高中生讲编程,就是要告诉他们还有这么一条路可以走。不然的话他们根本不会想到这个方向。”

“很多囚犯在成长过程中没有任何可以效仿的楷模,身边没有医生、律师或是电脑工程师,”帕伦蒂说,“他们小时候看到的穿金带银开豪车的人都是毒贩,这些人成了他们的楷模。”

而现在,有许多像琼斯这样的“最后一里路”的学员回到自己长大的地方,打破这一过去的恶性循环,为下一代展示一种完全不同的可能性。

“最后一里路“创始人莱德利茨和帕伦蒂(第一排左起第五与第六)与学员在一起,第一排左起第二为杰森·琼斯

零再犯率

在斯登看来,他教过的学员出狱后是不是一定要成为程序员并不是重点——的确也不是所有人都选择了编程这份职业。他认为,重点在于这些学员找到一份工作,重新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他现在也定期和包括琼斯在内的学员见面,一起吃饭,和他们聊最近在做什么。

能够直面过去的错误,找到新的人生意义,不让错误定义自己的一生。“这也是我从他们那里学到最多的。”斯登说。

彼得·斯登(第二排左起第六)在圣昆丁监狱和“最后一里路“学员在一起

“最后一里路”在高墙内打造了一个创新独特的环境,学员在培训后有机会在狱中就开始付诸实践,为不少科技公司提供自己的技能服务。“比方说,我们的学员虽然还身处牢房之内,但有的就已经开始为Airbnb工作,通过编程等劳动获得报酬。”而等刑满释放之后,斯登他们也会帮学员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斯登介绍说,由于项目本身的高要求和学员出狱后的优异表现,参加“最后一里路”的经历也已经成为圣昆丁监狱在处理囚犯假释申请时的一个重要正面参考依据。

最让斯登感到自豪的,就是他的学生——也包括到目前为止所有“最后一里路”的学生——都替他出色的完成着KPI:一个大大的零。

从“最后一里路”毕业的囚犯在出狱后,保持着零再犯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